徐老師的悄悄話 - 第一百六十三話 「說給知心朋友聽的幾句話」
最後更新:2020/02/21

由於時疫來臨橫行大地,最近的世界,特別是東亞,陷入了一片慌亂與死寂;慌亂的是不知如何在有限的科學知識與技術下迎戰「新型冠狀病毒」這個陌生而可怕的對手,死寂則因為亞太地區-也就是大家習稱的「東亞」一向是世界貿易,特別是向歐美輸出的製造中心,高端自AR、AI、製造母機、機器人、生技…,低端到牽涉至原物料的供應、民生必需產品的提供,無不以本區域為供應重心,本來全球經濟在去年(2019)的下半年,大家就開始有很強烈的「居高思危」感,所謂的「十六年循環」(我曾請教一位專家好友,承她告知的確依照經驗律這個循環是存在的)期程已到,再加上美國與歐洲的貨幣寬鬆所帶來的資金過於充沛,而大陸經濟生產又出現了下行,所以景氣的合理滑降本來就被認為是一頭準備衝刺的「灰犀牛」,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突然來訪又不啻是天外飛來一隻碩大的「黑天鵝」硬生生闖進來,讓剛剛出生的2020年這個小baby未來的前途更加難測。

身處台灣寶島,我們對前述的全球與區域政經狀況的演變,更應格外小心,從客觀的角度觀之,台灣地促人少,手頭上的「賭本」本來就不多,在政治與經濟縱橫交雜的戰場上,自然應該緊緊記住先賢所說「以小事大者,智也」的鐵律,一方面做為以中國市場為依托的受益者,(對大陸的外銷金額佔比超過總體的百分之四十五),另方面又是山姆大叔貿易的第十大伙伴,美國對台灣更在外交與軍事上有著最大影響力,在這「兩大巨人」之間,分寸的拿捏如何做到「親而不黏」、「近而無害(礙)」都能面面俱到,這就是今日居上位者智慧上最大的考驗了,遠的不說,最近美國「新右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去年底卸任的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現任智庫「二0四九計劃」主席的薛瑞福(Randall G. Schriver)又出現在台北,在我們的一個我認為頗有「因人設事」色彩的研究單位演講,一再強調台灣在印太區域的重要角色,重申美國在印太地區,必須聯合伙伴與盟友的力量以因應中國的軍事挑戰,並且特別點出台灣是其中的關鍵要素,因為「台灣最了解中共與解放軍」,他更提出如果未來「台灣面臨來自中國的直接軍事挑戰時」,他固然無法回答美國將有什麼特定回應,但他可以用過去發生過的事情來回答:在一九五0年代和一九九六年的台海危機,「美國都有出現」,演講結束,掌聲轟然、賓主盡歡。我在此要先表白個人對薛瑞福先生絕無任何偏見,甚至在以前若干場合見到他時都相當肯定他對台灣的友好與關懷,但是我仍然要指出:

1.薛氏在美國政壇的地位現在離「舉足輕重」、「動見觀瞻」還有相當的距離,對若干我方最注意核心的問題瞭解程度仍有其限制,只代表他自己的看法,不應過度渲染其影響力。

2.別忘了薛氏是美國人,即便有相當的影響力也絕對會以美國本國的利益為絕對優先,而過去兩年以來台海兩岸的緊張情勢中,「美國因素」形成的影響對台灣並不見得都是正面的。美國大哥有意無意的抓著台灣的小手打牌都絕對是會讓台灣付出一些代價(可能不低,可能付不起,也可能不該付)的,請千萬不要忘記我以前一再強調過的,如果美國人曾在一九四五(雅爾達),一九四九(國共內戰)和一九七九(斷交)「美國都曾經背棄中華民國/台灣而去」的話,台灣在美-中-台三角關係中就要格外的謹慎小心,「萬一輸了」的情況絕不許發生,「選邊站選錯邊」也絕不敢想像,這是一介學者平心諤諤之言,唯「有權者」、「有心人」共鑑之;跟美國固要修好,鞏固合作關係,對中國大陸也絕不能如若干人士所言「現在正是完全隔離「脫鈎」(decoupling)(註)的千載良機」!

台灣自從這幾年跟大陸溝通上出現了「蟲蟲」(bugs)危機以來,前年香港的「占中」,去年香港又爆「反送中」以來,兩岸的隔閡日深,這次的病毒危機更讓一些本地「覺青」感到凡涉及「中國」、「大陸」的人、事、物沒有一個是好的,咱們這裡有「覺青」,他們那裡也不乏大批「憤青」和「五毛」,其實這兩端都是極端的看法,台灣不該冒無謂的風險(但是凡牽涉到尊嚴、安全與自由的事當然絕不可絲毫退讓),一定要有遠見與度量,不要讓這一次的瘟疫加深了彼此無謂的敵意與隔閡,絕不要讓大選中的若干「抗中保台」情緒再一波的升溫,而跟著美中貿易戰配合美方對中國採取全面的脫鈎更大可不必,台灣自會有台灣的考量;相反的,鄰家失火,我們反而應該哀矜勿喜,比其他的國家更溫暖更技巧的表達對大陸適度的關懷幫助之意,這樣種植的善因,哪一天會開花結果,傳來幽香都未可知呢。

我們要了解慈悲不是示弱,寬厚減少敵人。

 

愛台灣,就要為她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著想,現在的國人同胞,大家「腦要冷」、「心要熱」啊。

 

 

(註)decoupling,「脫鈎」,源自法文d’ecoupler一字,意為使脫離,使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