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師的悄悄話 - 第一百六十四話 「成功者,失敗者」
最後更新:2020/03/05

最近台灣有一種感覺叫做「悶」!

敝宅面對著一個花木扶疏的小公園(說它小是以「國際水準」來衡量的結果,在地狹人稠的台南已經不算太小了),公園的後面就是一個在地人人盡皆知的觀光夜市了。夜市每週有三天,她應該是頗有地利之便的一處市集,每到這三天華燈初上的時候,在一片寬闊的柏油廣場上,就匯集了各式各樣的攤販,由於水電供應充裕而交通又方便,短短的時間內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樓一樣憑空出現了為數上百的攤販和大量的人群,台灣的夜市文化淵緣甚久,從農業時代老祖宗們「趕墟」、「趕集」開始(我到現在還記得小時候去過的岡山籮筐墟和善化的牛墟)直到演化成號稱最能代表今天台灣市井特色的現代夜市。夜市的結構與組織可謂五花八門、無所不有,舉凡餐飲小吃、糖果零食、衣著首飾、家用電器、直到各種遊戲都一應俱全,華燈初上人潮湧現、肩併著肩、腳接著腳,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歡笑聲不斷,他/她們的構成除了熟背「大大五花大五花」口訣的台南老鄉以外,還有來自其他縣市慕名而來的民眾,甚至於各種長相膚色的「歪果仁」觀光客,直到清晨一點以後,才漸漸的燈熄人散。

曾幾何時,當最近「新冠肺炎」的妖風吹起後,遙望夜市卻已是一片蕭條景象,即使隔上兩條街,你也一定能感受到那份冷清,在商家的口裏,連夜市的營業額都掉了三、四成(高雄著名的六合夜市據說人潮流失達到七、八成),可見得今年本來就不被看好的景氣下滑幅度有多大。而疫情會延續多久也是言人人殊,其中有些預測簡直讓人頭皮發麻-舉例說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先生就指出「全球的大流行還沒有到來,預估可能最後罹患者會超過二十億」,但是好玩的是,最近這幾天的二二八連續假日,就在武漢封城一個月後,台南的夜市人潮居然復甦了。我由於運動的關係,前幾天走過夜市時,看到的居然是「人聲鼎沸、車水馬龍」,雖然逛街者仍然有百分之七、八十戴著口罩,可是他們的的確確是回來了,原因無怪是「悶」得太久太煩了,人人想出來走走,體會一下生命的活力,舒鬆一下喘不過氣的緊張,「犒賞」一下自己粗茶淡飯了好一陣子的五臟廟,也尋找一下同樣苦中作樂的「同志」們,這是一種「反復」的普遍心理,如果再好好的加以利用,再配合上天佑台灣、疫情不再擴大,而服務與產品的提供者更能乘著這一波「逆反」之勢,推出新產品、新服務,搞不好非常有可能反敗為勝,發展出「逆勢操作」的新策略(即是‘a contrarian operation’)而走出幽谷迎接勝利呢。

中文與英文對‘strategy’一字的翻譯不太一樣。在英文裏它就叫‘strategy’,在中文裏卻因企業界習用「策略」,而軍事用語中翻譯成「戰略」而有所不同,甚至導致誤會。但其實都是講求在中長程的競爭過程中,「如何以智慧規劃出投入最少資源而獲得最大利益的宏觀指導原則、方法與步驟的集合(set)」。

當決策者面臨己方巨大的損失與對方強大的壓力的時候,往往依據人類「避難趨易」的天性而喪失了勇氣與鬥志,其實我們如果冷靜地思考,往往發現當幾乎失去一切、一無所有時,反而是我們放手一搏轉敗為勝的最好機會。想一想,當你已經輸到不能再輸,慘到不能再慘時,也正是扭轉局勢,反敗為勝的千古良機,講到這裏就要以一段徹底扭轉了結果,令後人傳頌不已的戰爭史來鼓勵大家並且佐證「事在人為」古訓的實例。

在上個世紀中期,共產主義的擴張與侵略幾乎成了世界性的「潮流」,位於東亞北端的朝鮮半島在1950年6月25日也爆發了一場激烈的戰爭-由蘇聯與中共支持的北韓軍隊趁著夜暗之色,以準備多時的強大武力與優良裝備突然跨過了臨時停戰的北緯三十八度線,南韓孱弱而缺乏準備的三軍完全不是其對手,只能望風而潰。幸虧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在蘇聯代表湊巧缺席的情況下,於韓戰爆發第二天立刻通過了由美國宿將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也就是世人耳熟能詳的「麥帥」領軍,以美、韓兩軍為主的16國軍隊匆促組成聯軍,力抗侵略者;但是北韓部隊訓練精良、士氣高昂,很快的勢如破竹般拿下了南韓大片的土地;到了八月初,南韓政府轄下國土已經只剩以東南角靠海的海港城市釡山為中心,寬濶約八百平方公里的殘山剩水,隨時有被完全消滅的可能,而美國國防部也已經著手訓令麥帥總部準備自南韓全面撤退到日本。

「樂觀與勇氣的擁有者永遠會看到機會」,這句話對時年已經六十歲的「老將」麥帥而言,真的是再貼切不過了,他的腦海中所想到的不是一般人所謂的「重整旗鼓、待勢再來」,而是驚天動地的一鳴驚人,他以如簧之舌說服了華盛頓的政客與將軍們支持他獨樹一格、另闢戰場的建議,然後在九月十五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雷霆萬鈞之勢,將「敗勢已明」的美韓聯軍,用世人都絕對想不到的積極攻勢,從奄奄一息的「釡山口袋陣地」,繞過了長達幾近一千公里的距離,利用海軍優良的輸送能力,在被認為「絕對不可能」的登陸點,漢城(今首爾)的外港,潮差達到四十英呎以上的仁川港實施了敵後登陸,在付出僅僅二百名聯軍傷亡的代價後,不但在三、四天後就光復了首都漢城,使得聯軍士氣大振,敵人瞠目結舌,而且徹底捕捉到了北韓軍的主力,阻其北逃,扭轉了戰局,改寫了歷史,「成功者找方法,失敗者找藉口」此之謂也,壯哉、麥帥(麥帥永遠不曉得的還有一件事:他激發了同一年誕生於台灣的一個小男孩的想像力,讓這個小男孩以後在台灣的造船、鋼鐵、汽車零件業擔任領導時也幸運的幾次以他為師,反敗為勝呢!你猜猜他是誰?)

每個行業都有逆境,但最壞的時刻也永遠有人笑嘻嘻的享受成功與勝利的機會,聰明的你,別愁眉苦臉了,俄國人常說「痛苦如此短暫,像兔子的尾巴掠過秋天的草原」,凡事一定會好起來的,朋友。

這個星期二(三月十日)下午,長大王子演講座又迎來了全國名醫,唐修治副院長來為我們演講「健康之美」、時疫之下健康格外重要,歡迎你來聽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