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師的悄悄話 - 第一百六十七話 「倒了滿地的大師」
最後更新:2020/06/15

…這時只見馬老英雄嚴肅地告訴裁判:他自覺出拳太快又重,還有踢襠插眼的「習慣性動作」,對手實在有「生命的危險」,老英雄殷殷囑咐裁判:當對方敗像已露之時,一定要當機立斷結束比賽,否則出了人命可不是開玩笑的;裁判久聞「渾元形意太極門」掌門人馬保國老師傅的江湖威名,當下抖擻精神連連稱是…,而站在一旁的對手,那位糊裡糊塗就被拱出來「受死」的名不見經傳年已逾50,僅僅是號稱「業餘拳擊手」和西洋搏擊術(MMA)愛好者的退伍老兵王慶民似乎也已經預見了自己悲慘的下場,而顯得有點侷促不安,這時候似乎周遭的觀眾也感受到了馬老俠強大的氣場,紛紛伸長了脖子,引頸期盼這一場安排了許久終於等到了的武林大戰,不,不應該稱為「大戰」,它應該只是大家聞名太久的武術名家馬老太爺終於「情允」了耍露一手絕活,教訓一個膽敢拔虎鬚的後生晚輩,好讓大家瞻仰他老人家絕世的風采,並且把今天如探囊取物般順手拈來的勝利,長久留傳下來為後世所謳歌…。

裁判再次囑咐比賽的兩造,要遵守規矩,突然老英雄氣氣派派的走向場邊,全場的空氣都凝結了,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喔,原來只是從一個平凡的水壺裏拔開罐子悠然的喝了兩口水,又氣氣派派地回到了比賽場,「好事多磨」,這場號稱滄州大比武驚天地、泣鬼神的比賽終於正式開打了。打一開始就只見馬保國大師雞手貓腳地迎上前去,並沒有運用什麼奇門遁甲的功夫,說時遲那時快,對方也謹慎地打出了第一拳,這一拳既不刁也不奇,奇的是老英雄居然二話不說,非常「誠懇」的把自己的一張臉「蹭」了上去(用另外一種說法應該是閃避不及),當場玉山頽倒,「轟」的一聲向後躺了下去,周遭的觀眾心理上完全沒有預備好接受這殘酷的事實,只見老英雄果然是老英雄,自己迅速的站立起來,再一次勇敢面對事實,「迎上前去」,對方又是絲毫不講敬老尊賢,當頭又用雷霆霹靂的斗大拳頭奮力一擊,馬老掌門還沒站穩,又挨了重重的一下子,他這次採取的是「屁股向後兩手祈禱,落花流水式」的姿態,再度「隆重」倒了下去。武林上大家吃的都是刀光劍影,火裡來水裡去的飯,老英雄從小不是被嚇大的,當即又是一聲暗吼,充分發揮奮鬥犠牲的精神,虎跳跳地奔向革命的前線,這一次雙方殺紅了眼,這廂王慶民做出前腳踹的搏擊動作,那廂馬老掌門也竭力提起了前腳作出足球場上「前煞車、停球、待射」之姿態,這個王慶民真香蕉拔啦的不是東西,一方面擋住老掌門的腳,另外突然調轉戰術,一記右直拳直接招呼了上來,這一次馬老俠還來不及叫喚,當場以最標準的後仰式,借諸地心引力與重力加速度,優美的向後以一招「烏龜望月」倒下,陷入沈思與昏迷…,整場比賽王慶民僅打出五拳、耗時30秒,創造了一個笑話,終結了一個靠吹牛取勝的時代。

近年來由於中國大陸經濟雄起,廣大的「人民群眾」在吃飽了肚子,閒著也是閒著,復加「強身」、「養身」、「追星」…等心理的推波助瀾,掀起了一陣廣大而狂熱的「習武風」,由於這股風氣興起太快,一批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傳統武術「大師」們,便橫空出世了;先是少林,後是咏春與太極,這些大師們除了以「發揚國粹」、「喚起國魂」為己任以外,並且積極的鼓吹「任何的中國武術(哪怕是慢吞吞的太極拳)都是可以上台打人的,而且一定優於任何其他西洋搏擊運動」,這種「中國武術至上論」的開始與壯大,配合上大師們那些介乎幻術與武功之間的表演,馬上就引起了舉國的注意,前述的馬老師即為一例,他自稱出身武學世家,三代都是太極、輕力與擒拿技的絕世高人,他自小參軍,自述「殊死搏鬥屢立戰功」,能日行240里,最後以家傳太極加上渾元功創出「渾元形意太極」,還大言不慚聲稱曾在英國擒下歐州MMA冠軍,又出版暢銷書我在英國教功夫。除了馬老以外,還有號稱「境外高中」的閻芳女士,武功更是臻於化境,任何人只要沾到她的衣角,立刻被摔到五、六尺以外,還會顯出‘被電到’的痛苦表情(但似乎只以她自己的徒弟為限),其他出名者如雷公太極堂主雷雷大俠,里合腿大師田野,咏春第一傳人丁浩,嵩山少年寺武僧一龍…,都各自雄霸一方,頗有中原大地、浩野遊龍並起,大家一起騙吃騙喝之姿。很不幸,當他們各自展現奇功、廣收門徒、財源暴進、自吹自擂之時,卻老是缺乏自知之明,硬要與王慶民、徐曉冬之類以「打假」為己任的「野武士」過招,最後的下場無一例外的都是「當場趴下」,「大師」成了只有一張嘴的「大獅」,既貽笑武林又遺禍傳統武學,每一位都過不了「上場實踐」,「不要只剩一張嘴」的這一關。

這些「大獅」們共同犯了同一個毛病:自我感覺太過良好,好到都相信自己坐擁絕世功夫,再加上徒子徒孫的吹捧崇拜,現代大眾傳媒的宣染增強,到最後自己都相信了自己所說的騙人之言,難怪無一例外興致勃勃的上場,灰頭土臉的落敗。

親愛的朋友們、讀者們,請問在企業界與學術界是不是也同樣面臨一個「大師滿地走」的時代?!各家自說自話、自圓其說、嘴到手不到,忘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惟一標準」的諍言,牛皮吹大了,大到下不了台,最後牛皮破了,不僅僅是自己身敗名裂,還遺害團體,遺笑外人;人間到處是江湖,而江湖圖存之道,就在「誠」與「實」兩字啊!台灣似乎現在也有一股浮誇風,誡之、誡之。

六月十六日的王子濱講座,我們已情商國內有名的神學家,南神前院長,也是前任長榮大學副校長的黃伯和牧師為我們主講關乎生命與靈魂的重要課題-信仰之美,這場演講真的是非常、非常難得,歡迎大家在下午二點半到長榮大學第三教學大樓來共同聆聽,到時候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