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師的悄悄話 - 第一百六十八話 「從前從前,有個人叫鄭成功」-談古城滄桑
最後更新:2020/10/23

       艷陽高照,汽車裏像蒸籠一樣的酷熱潮濕,車子外被太陽曬得可以煎蛋(您可別笑,煎蛋還是小事,有一本現代人生活指南居然還教大家夏天開長途車可以用引擎的熱度烤牛排),在從公司到工廠的路上途經安平古堡,但見驕陽下那矗立數百年的城寨旁是一片蔭涼沁心的老榕,忍不住下車買上一支霜淇淋,抹去一頭的汗水,在古堡後面找一張石櫈坐下,聽著盈耳的蟬鳴,看著班駁的石壁與磚牆(古堡幾百年來風吹日曬,早已美人遲暮;幸虧前幾年由担任一家德國清潔設備凱馳公司的台灣區經理,也是強友會員和我的高足的王耀慶先生促成,給古堡做了一次徹底的清洗與美容),不禁想起好多往事;小學四年級全體同學搭運河汽船,自中正路底的碼頭出發,大家打打鬧鬧,突然有人遞給我一張紙條,是隔壁班那個女孩約我下船後要借我新出版的「學友」雜誌,還有一包甘納豆,心中一陣小鹿亂撞…,後來轉學成功國小,校園旁則剛好是與荷蘭人叫熱蘭遮城(Zeelandia)的安平古堡遙遙相望的軍事指揮與民政處理中心的普羅民遮城(Proventia)-也就是現在的赤嵌樓,放學後總要從現在的花園那個轉角,溜進赤嵌樓裏去看看那口據說有一條地下密道直通安平古堡的古井,遐想著哪天要跳下去走看看…,到了高一,對英語著了迷,常常坐公車到安平古堡,看看有沒有落單的外國遊客可以練習英語,當一個下午的義務嚮導,那樣的日子漸漸的遠了…。

       車上放著的幾本書,隨手抓來陪伴自己偶有的閒暇時光的書,其中有一本是任教於美國艾默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中國史教授歐陽泰(Tonio Andrade)所寫的一本和安平古堡、台南鄭成功、大航海時代都有關係的書-決戰熱蘭遮(Lost Colony-The Untold Story of China’s First Victory over the West),說來也巧,歐陽泰師承於耶魯大學歷史系西方漢學巨擘史景遷(JD. Spence),而提起史景遷那就更有意思了。

       史景遷原來是英國人,在劍橋大學畢業以後,便以獎學金負笈美國耶魯大學,師從美國現代漢學一哥費正清(J.K. Fairbank,1907-1991)的女弟子芮瑪麗教授(M.C. Wright,1917-1970),史景遷後來以被芮教授介紹給遠在澳洲的華裔學者房兆楹教授夫婦,在房先生(中國自古以來,叫自己的老師或是教育界的先輩都習稱‘先生’)夫婦的指導下寫博士論文,畢業後留在耶魯教書,史景遷教授的研究興趣與專長在中國近、現代史,他在史學界最為人所注意的有三件事兒:首先是他對前人,特別是以前的中國史家,在講敍中國近代歷史的時候,總是習於從十九世紀中國所承受的侵略與外侮開始切入,史氏認為這非常的不合理,他認為如果要更好更清晰地梳理這一段中國歷史,最合理的應該是自十七、十八世紀的中國就開始研究,這個觀點已經普被國外的史學界接受了。其次,史景遷教授為人所稱道的是他對歷史場景的活化能力,換一種說法,他是一位像西洋童話裡的班衣吹笛人(德文:Rattenfänger von Hameln),他是絕佳的說故事能手,我國旅美的著名歷史學者,許倬雲教授半開玩笑的說到史氏的功力:「給他一本電話薄,他可以從第一頁人名開始編故事,編到最後一個人名。」,(插一句話,許倬雲先生剛巧是我小學和初中同班同學李建華的舅舅,他的父親、母親也是家父的好友,建華不幸遭水厄,英年早逝,他有一個有名的民歌手弟弟李建復),得力於這樣的天惠,加上筆耕甚勤,他竟成為了極有影響力,也是在美國少數能使專業的史學著作成為暢銷書的作者之一,這也成為我認為他之所以為人稱道的第三個原因。

       史景遷在老師房兆楹先生的葬禮上,初識了他未來的妻子金安平博士,金安平者,又是區區在下的小學同班同學也,我到現在還記得她和姐姐金妮都有一頭自然捲的爆炸頭,她們的爺爺又是有名的史學大家-專治渤海史與清史的金毓黻教授,金家直到民國五十一年赴美以前都住在台南,所以把1950年出生的二女兒取名安平,陳水扁總統在台北接見史景遷夫婦的時候,還忍不住開玩笑:「今天終於見到了安平的金小姐」,也算搏人一噱了

       歐陽泰的這一本專著,著眼於試圖以比較平衡、不偏袒任何一方(荷蘭與明鄭)的立場來敍述鄭成功復台之戰,歐陽氏以「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爭」來勾繪出當時人類兩大文明集團-西方與東方的第一次軍事交手;由於現在的我們往往震懾於大航海時代前後,歐洲文明各個層面的突飛猛進,而「想當然耳」反射出對當時挾著「堅船利砲」與新科技、新技術的優勢而來的「紅毛番」產生出不由自主、多多少少的崇拜與自卑,可是歐陽泰在閱讀與分析了大量資料後,却給了我們一個截然不同、出乎想像的推論:東方的軍事組織(如明鄭的部隊,不論就各個方面與他們的荷蘭對手相較都優秀得多,大致上若以:

  • 軍事與戰畧的思想
  • 軍隊的組織興訓練
  • 補給制度的完備
  • 裝備(包括遠程火炮)的研發與進步
  • 戰場的經營調度與領導
  • 政治情勢的判斷正確性;而言之,東方都比西方要傑出,這纔讓我們瞭解,直到十七世紀(更正確的說,是十七世紀中的一六00年代)中葉,東風都還壓著西風打呢,這是一本有趣的書,也是一本既燒腦又開眼界的書。

       歐陽泰頗得史景遷善於說故事的真傳,把當時的人(主角如鄭成功與鄭芝龍、守安平的揆一、獻台灣地圖的何斌、荷蘭軍人拔鬼仔、猫難實町)、事(當時明末清初複雜的中國與歐洲關係)、地(這一部份對居住在府城的我們是最有感的一部份、台江、鹿耳門、熱蘭遮城、普羅民遮城、赤嵌城、四草大眾廟的荷蘭塚、大目降、大井頭…都是你我耳熟能詳,而且今天都還存在的故里遺跡),事(整個明鄭復台和鄭延平的生前死後軍事的鬥爭與間諜戰),物(當時小從市井之徒家居生活,使用器物,西洋禮、西洋衣著與食物)描寫得歷歷如繪,作為一個台南人,也作為一個讀者,我十分推薦這本時報出版社的好書給各位,讓各位啓程做一次三百多年前的穿越之旅。別忘了徐老師的口頭襌-「有好書放著不讀,非人也」,哈哈。

       下星期五(十月三十日)王子濱講座將要請到台灣最大的管理顧問公司-中國生產力中心的張寶誠總經理以創意與創新為方向,來做一場精彩的演講,張總是台灣管理學界的大名嘴,必有深深吸引您之處,希望您在下午光臨長榮大學來一齊聆聽,歡迎您的光臨。